尿道下裂治疗现状

尿道下裂堪称泌尿系难做的手术,一度让很多医师望而却步,给很多患者及家庭带去困惑与迷惘。随着医学的发展与进步,现在患者经治疗都可以达到基本的功能与可观的外形。但因各方面的原因制约,还未能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所以,还待更进一步的医学研究与进展。本篇就尿道下裂的治疗与展望进行阐述。

现状

近20年来,尿道下裂外科学不论在基础研究还是手术治疗都有了新的进展。

 

 

基础研究方面

包括尿道下裂的病因学、流行病学、外生殖器皮肤的解剖学以及组织工程化尿道等方面都有新的发现或进展。尤其对外生殖器肉膜解剖的新认识,使外科医师对肉膜蒂及肉膜蒂皮瓣的设计、截取和转移更加得心应手,丰富了尿道成形及新尿道加固的材料,手术成功大大提高。

应用组织工程技术构建组织工程化尿道的研究,使“牺牲健康组织去修复病损组织”的治疗模式受到严峻挑战。尤其对尿道板解剖的新认识,导致尿道下裂手术术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手术治疗方面》》》点击直接预约了解

从术前准备、治疗原则到围手术期处理,从并发畸形矫治到手术并发症的处理,从手术术式的选择到术中具体实施方案设计等都有长足的进步。尤其是保留尿道板的术式,如尿道板纵切卷管尿道成形术(TIP)和加盖带蒂包皮瓣尿道成形术(OIF术),已成为欧美的主流手术。Borer(2001)报告,其所在医疗机构不论是初次还是再次手术,采用TIP术修复远端中段尿道下裂的病例逐年增加。TIP术的大优点是简单、省时、狭窄机会少和外形美观。

OIF术作为TIP术的补充,扩大了TIP手术的适应症。Baskin(1994)报告,OIF术已达全部尿道下裂术的33百分比。在经过选择的患者,OIF术式还可用于近端下裂及再手术患者。与卷管术相比较,其大优点是狭窄机会少。虽然有采用黏膜、游离包皮或阴囊中厚(含薄层真皮)皮瓣原位加盖修复远端尿道下裂取得良好近期效果的报告,但目前的趋势是应用尿道板带蒂皮瓣加盖。

目前TIP术、OIF术已被国内学者所接受并在越来越多的患者中应用。

在手术效果评价及随访方面

不仅要求近期形态功能完美,还注重远期手术效果及性心理发展,提高生活质量。》》》点击发送患儿局部照片,专家判断分型

 

 

展望

先天性尿道下裂是小儿男性外生殖器常见的先天性畸形,对患儿及亲属造成巨大压力。从病因学、分子流行病学包括遗传、内分泌、环境等多方面进行深入研究,解开尿道下裂发生之谜,防患于未然具有重大的意义。基因领域的研究将是一个重要的方向。

从尿道下裂手术修复的角度来看,尿道成形是关键、困难的步骤,也是研究的主要方向,不用或少用生殖器外组织做尿道成形是大势所趋。生殖器外皮肤或黏膜缺乏雄激素受体,并且用这些组织可以增加手术并发症,如感染、结石、代谢紊乱、尿瘘、狭窄等,延长了住院时间。

保留尿道板手术由于尿道板的解剖特点和手术简单,效果良好,有扩大病例及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对术式进行研究、改良或创新,可使更多的患者获益。》》》尿道下裂危害大,早发现早治疗

生殖器皮瓣尿道成形守选包皮瓣,已得到举世公认。但同为生殖器皮肤的阴囊皮瓣,因其有毛囊,术后新尿道生长毛发、结石,可导致感染或梗阻等,故均不主张用其做新尿道。阴囊中隔虽是例外,但仍有毛发生长可能,尤其是成年患者。李森恺(2000)提出的取仅含薄层真皮的阴囊皮片做成尿道的背侧,再以带蒂包皮瓣加盖形成耦合新尿道,可克服阴囊皮肤生长毛发的弊端,为阴囊皮肤的利用打开了思路,但它毕竟属游离皮片,寻找一种快捷、经济,能根除毛囊的方法或技术,使阴囊皮瓣“新生”无疑是对生殖器皮瓣尿道成形的贡献。

组织工程的兴起和组织工程材料的研究、运用为尿道修复与重建带来了新的希望。尿道组织工程技术经过初期的发展已进入组织工程化尿道血管化的研究,并与基因技术结合,开始在分子水平上寻找出路,这些研究,为尿道下裂修复中不用生殖器外组织做尿道成形带来希望,但组织工程化尿道的标准化生产及临床应用尚需深入研究。

 

 

总之,创新观念和技术仍然是尿道下裂外科发展的源泉和动力,并可能与时俱进地改变成功尿道下裂修复的部分原则的基础,使尿道下裂外科学迈上一个新台阶。因此,要求从事尿道下裂外科的医务人员,尤其是泌尿外科、整形外科、小儿外科医师与基础学科的科研人员进行跨学科的合作,不断学习,相互借鉴,实践和创新。临床医师除了必须懂得尿道下裂修复的普遍原则,熟练掌握针对不同类型尿道下裂的几种术式以外,更重要的是还要有精确和过硬的手术技术及耐心细致的术后护理,有献身集艺术与科学于一体的尿道下裂矫治领域的信念,才能为从事的尿道下裂外科添砖加瓦,让尿道下裂的治疗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

沪ICP备10035165号 上海卫监:沪医广【2022】第01-14-G037号

a